膽小者勿看

中國漫長的農業社會有著悠久的食人史。只要把中國的史書仔細看上半夜,就能在字縫裏看出來,滿本寫著都是兩個字:“吃人”!那麼,不妨讓我們倒轉史書,透過歷史的縫隙,去看看暗夜中常常發生,既古久而又陌生的事件。顯然,本文所說的“人肉”不是指的引伸義,而僅指其原意。
  
   曆載著名的食人事件,可能要從《管子•小稱》開始了。易牙蒸了自己的小兒子,獻給齊桓公嘗鮮。《晉書》寫道,兩晉十六國亂世中,有割據的諸侯名叫石虎, 後宮裏收著強搶來的十萬民女。後來打了敗仗,都城被圍困,糧食吃完數萬宮人都被當糧食吃掉了。此後的唐代,白居易在《秦中吟》之七《輕肥》中,就有了“是歲江南旱,衡州人食人”,這題材已經入詩了。《新五代史•萇從簡雜傳》(卷47)裏,從簡喜歡吃人肉,常偷偷逮來民間的小孩吃。
  
   隋唐締造了中華最輝煌的文明,可同一時代,吃人的惡行竟也盛極一時。《唐人說薈》裏,隋末兩富商諸葛昂、高瓚大擺人肉宴鬥排場的記載更是觸目驚心。《新唐書》卷192寫安史之亂時,睢陽被圍,守將張巡親手殺了他的小妾給手下充饑,以激勵士氣。而在農民暴動中被充做軍糧的人更是無可計數。《朝野僉載》及《後唐書》都用血腥的文字記載了黃巢等人用二百石銅鐘煮人肉,用鹽醃人屍作隨軍乾糧,編者還首創了一個成語叫“敲骨吸髓”,來形容這種極度饑餓下的極度殘忍。
  
   到了宋朝,史書中吃人的記載越加細密。莊綽的《雞肋編》(卷中),北宋末年的人們把人肉按品質分了三六九等。老而瘦的男子叫做"饒把火"(意思是說這種人的肉老,需要多加把火),年輕的婦女叫“不羨羊”(意思是說這種人的味道佳美,超過羊肉),小孩叫做“和骨爛”(是說小孩子肉嫩,煮的時候連肉帶骨一起爛熟)。
  
  元末陶宗儀的《南村輟耕錄》卷九則繪聲繪色地記載了怎樣把人捆了,先用開水燙過,再用竹掃帚刮去苦皮,怎樣扔到大鍋裏活煮,怎樣鹽醃了掛起來風乾制臘。這肉還有個好聽的名字,叫“想肉”,就是吃了還想吃的意思。
  
   又到了一個大朝代的末尾。明朝末年,伴隨著大旱,蝗災、瘟疫、兵災的蔓延,吃人的現象一點也不比前朝少。但是官修的《明史》大多只有“民大饑”,“人相食”這寥寥數語。只有《明史•五行志三》(卷35)在描述崇禎十三年時的饑荒情況時,駭人之狀,可見一斑:從淮河以北到京畿以南,樹皮草根都已吃完,饑民們怎麼辦呢?把埋葬到地下的腐屍都挖出來吃掉。這地獄中的場景,就算是現在的驚悚小說家都想像不出的。
  
  上述吃人簡史裏,吃人或是為了獵奇,或是真的覺得味道好,或是充做軍糧,或只是單純地為饑餓所驅。人肉來源方面,要麼是獻出自己的妻兒,要麼是獵捕而來,再就是從墳裏頭挖出來。而 有一種情形比較特別,就是從市場上買回來吃。央視電視劇《水滸轉》中有一個尺度非常開放的鏡頭,開黑店的孫二娘為做人肉包子,把一個姑娘迷倒了,裸著背掛 在廚房的牆上,準備下刀做肉餡。看來中國飯館裏提供人肉食品,至少從北宋末年就開始了。但這還僅限於節省成本目的的偷偷地搞,類似現在的黑心食品。但是到了明朝末年,朝廷昏庸腐敗,兵亂四起,再加上中原地區連年遭災,真正是餓稃遍野,民不聊生。吃人的事,古已有之,但是把人肉明碼標價,做成一門市場化,產 業化生意的,可能是由北宋開始,而明末更盛。
  
  《狂人日記》裏說,不是荒年,怎麼會吃人。言下之意,若是荒年,當必吃人。遇著荒 年,再加上每逢皇朝末日,兵戈動盪,法紀無存,越來越多的饑民加入了吃人和被吃的行列。菜市場上,已經公然出現了羊肉和人肉並排擺賣的現象。官府的態度幾 乎是默許的,因為想禁也禁不住。而且,那時不論是官軍還是起義軍,都存在軍糧不夠,人肉充數的劣行。豐年可以只准官家防火,不准百姓點燈,荒年可做不到。
  
   這種事在正史中記得太少,我們就只能求諸野史。借助野史,我們有幸能夠觀察到人肉這一特殊商品在不同朝代的價格波動情況。宋人莊綽在《雞肋編》(卷中) 記述了,北宋末年,人肉的價錢是賤於豬狗的。一個肥壯者,全身煮熟,用煙熏,做成臘人了,整個賣不過十五千;而一斗米就要賣到幾十千,還買不到。到了明末,中原饑荒時羊肉賣到200錢一斤,人肉卻只要100錢。四川大饑荒,連粗米一鬥都要二十金,肉更是無價。有人懷裏抱著幾百金,不想吃人肉,只求吃個飽肚,卻只能活活餓死。不吃人,到頭來就是被人吃(清朝彭遵泅《蜀碧》卷四)。為什麼會出現這樣"人畜倒掛"的現象,原因很多,但可見作為動物屬性的人,其價值是多麼的低下。
  
  滿清著名的紅頂文豪紀昀紀曉嵐,在他的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講述了明末這個真正“弱肉強食”的時代。當年的菜市場上,除了這些處理好的,分門別類擺放的肉類外,還有一種像活雞活鴨一樣捆綁了手腳,攏在一堆售賣的婦女和孩童。這種人有個形象的稱呼,叫“兩腳羊”,不知是不是比四條腿的羊少了兩條腿,價錢也要便宜一半。此外他們還有一種叫法:“菜人”。所以,現在的所謂“菜鳥”們相比要幸福得多了,至少不會真的被人拿去做成一盤菜。
  
  菜人的買主卻不是一般的人家,而是酒家飯館的後勤採購部門。他們把人買回來圈養著,等客官點了菜,再現殺現做。有位周姓客商帶著他的商隊從東昌辦完生意回來,在一家客棧歇腳吃飯,店小二招呼一行人坐下,點了菜。小二說,不好意思,肉剛賣完了,請稍候片刻。說 話間,只見兩個女子哭著喊著,被拖進後面的廚房。店主人喊了一聲:“別讓客官久等了,先卸條胳膊做羹湯吧!”周先生聽見,急忙往廚房裏面趕,想阻止他們,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。一聲慘叫之後,只見一位斷臂女子倒在地上拼命掙扎,旁邊另一女子則癱作一團,矢溺俱出。兩女見了周先生,一個哀求速死,一個哭著喊救命。周先生於心不忍,就出錢把兩個都贖了下來。一問才知道,原來這兩個都是因為家裏快餓死人了,才被丈夫或公婆賣到市場。
  
  《閱微草堂筆記》卷八還講到這樣一則故事,一位客商途經德州的菜市場,女人淒慘的啼哭聲把他吸引到一個簡陋的棚子前。他看見一個女人被赤身裸體地綁在案板上,屠 戶正幫她沖涼,用刷子刷身,準備打理乾淨了就下刀屠宰。女人已經嚇得渾身戰慄,泣不成聲。那情形,就算鐵石心腸也會動了惻隱之心。客商當即叫屠戶停手,掏出銀兩為她贖身。就在他為女人解開綁繩,扶下案台,穿上衣服的空兒,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,客商的手碰到了女人的胸部。女人立刻正顏厲色道:“大人救命之恩,我就算為您當一輩子下人,也不後悔。但我只做奴婢,不做妾。我就是不肯嫁二夫,才被賣到這兒,請你不要輕薄我!”回頭又對屠戶說:“我不賣了,你還是 把我殺了吧!” 說完,自己把衣服脫了,依舊裸身躺在案板上。客商傻了,呆呆站著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屠戶見她都這步田地了,還這麼剛烈,恨得牙根癢癢,手起刀落,生生從她腿上割下一塊肉來。女人淒慘的號叫聲回蕩在歷史的長夜。

張大餅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唐 Don Schumann
  • 型男被你的菜人嚇壞了
    一直噁心(動詞)
  • 標題是寫著小考
    我想應該是不可考

    張大餅 於 2008/04/14 01:21 回覆